精彩小说尽在鸣音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古代言情›云追月

>

云追月

山茶喵 著

云追 古代言情 雁月

很多网友对小说《云追月》非常感兴趣,作者“山茶喵”侧重讲述了主人公云追雁月身边发生的故事,概述为:云追一觉醒来,成了百无一用的废物。漂泊江湖中,莫说赤咤江湖,或是从商致富,就连日日吃顿饱饭都望尘莫及。她无才无技,身残体弱,便只能靠一-张嘴 勉强维持生计,但招摇撞骗终究不能长久。一日,一个神秘男子的到来,彻底打破了她窘迫但平淡的生活。待经历了一系列险怪陆离的奇观异事,命运之门悄然打开,尘封的过去如洪水涌来. ...才知少年如风,疏忽无影。赎罪路漫漫,情义难双全。...

来源:fqxs   主角: 云追雁月   更新: 2023-12-13 11:11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由小编给各位带来小说《云追月》,不少小伙伴都非常喜欢这部小说,下面就给各位介绍一下。简介:”她呆愣愣的盯着手上的银子,心想:“连邪魔都招来了?我竟已霉到这般田地了吗?”青辞蹲下身,一边伸手抚摸地下的沙砾,一边回道:“你哪有那么大能耐。”伸手触摸到残像石块的时候,他愣了一瞬,语气不定道:“这还不是一般的邪魔。”云追皱眉,心下担忧更甚,如今这般看来,就算他们迁往别的神庙也随时会面临强拆的危险...

云追月第2章 峰回路转(1)在线免费阅读

云追望着寺庙,脑海中萦绕着男子传到她心中的话语,不知为何,此刻理解起来十分费劲。她心中一片混沌,浑不知该如何是好,索性放空大脑,竟似个痴呆小儿一样了。

一声清亮焦灼的稚嫩喊声将她唤回神来。

“云追!

脑里霎时闪过一道闪电,把她劈醒了。

她回过神看向低处朝她投来担忧神色的青辞,眼眸已然无光,只喃喃道“神庙塌了。

她似魂离七窍,动作迟缓的扫了一眼庙堂残骸,又伸手从衣兜里拿出几两银子。

喃喃“拿了这钱,日后身死,我不会下地狱吧。

“不可能。青辞冷静回道。

“如今神庙倾倒,应是妖邪为之,你一介凡人,又如何避免的了。

她呆愣愣的盯着手上的银子,心想“连邪魔都招来了?我竟已霉到这般田地了吗?

青辞蹲下身,一边伸手抚摸地下的沙砾,一边回道“你哪有那么大能耐。伸手触摸到残像石块的时候,他愣了一瞬,语气不定道“这还不是一般的邪魔。

云追皱眉,心下担忧更甚,如今这般看来,就算他们迁往别的神庙也随时会面临强拆的危险。万一那人再心狠些,不止对神庙下手,还狠心伤及她身,岂不是十条命都不够她还的。

自己好不容易劫后余生,如今看来又要活得心惊胆战,居无定所了。

难道,她上辈子当真是个鸡鸣狗盗之徒?

青辞站起身来,看不清云追低下头的容色,他歪了歪幼小的身子,探头瞧她,她面容憔悴,神色不安,一副失魂落魄的惨样。他走到她身前,轻声安慰道“别多想了,总是会有去处的。

云追没有立刻回答,只是看着神庙废墟,回想到方才的背影,身子不住打了一个哆嗦。

她低声道“除了神庙,还能有别的选择?

“有。青辞几乎是想都没想的道。

云追一喜,忙问道“什么?

青辞似是老早便准备好说辞一般,只见他潇然拂袖,作势做派,用这副奶孩子的皮囊,做着成人的动作,倒是十分滑稽可爱。

只见他握拳放于唇边咳了两声,随即甩袖将手放于身后,仿如个教书先生一般,边走边道“寻天定之子,造金白水清之命格,扰神则方规,逆天地方圆,改命理,寻天路。

“说点能听懂的。云追道。

“世有阴阳调和之理,强弱互补之说。罢了,不用解释那么多,跟着我就是了。

又故弄玄虚。

突然狂风大作,云追被一阵风沙呛得说不出话,她伸手挡在眼前,眼睑开合之间,瞧见狂沙风眼,出现一个白影。

待狂风稍歇,四周平静下来,云追才缓缓睁开眼,只见废墟处站了两个女子,一个青衣,一个白衣,蹲着身子,不知在找些什么。

“来晚了。那白衣女子道。

那二人极是不忿,沉着个脸,低下头默了片刻。

“这世间,只有两座水神庙了。那青衣女子出声道,神色焦灼。

“通知一声吧。

青衣女子点点头,站起身来,然而随着起身的动作抬头有意无意的瞟了一眼前方,便与云追对了一眼,对眼的一瞬,青衣女子忽然愣了愣神,顷刻又面色不善的对云追道“是你这妖女。

那白衣女子闻言顺着青衣女子的眼神看向云追,亦是即刻愣神,凝视她。

白衣女子的眼神很是柔和,她的眼睛像是月色映照下潺潺流动的水溪,清澈,静谧,若明镜一般,只消对视一眼,神思静安。

片刻后,她笑笑,柔声问道“姑娘可有见到过这破毁神庙之人?

云追回过神来,慌忙答应几声,想到青辞说的话,回道“我不确定,但应该是个颇有道行的妖人。

听闻,那青衣女子嗤笑一声,嘲道“你也配称他人为妖人,你这些年…..

“阿碧!白衣女子怒斥一声,吼断了青衣女子话中下文。

青衣女子不忿偏头,极为不服的轻哼一声,转过身,稍一抬手,从脚至头化为堆簇青蝴,分作零散一片,直上青空。

眼前场景,纷繁美丽,云追除了视觉感官上的壮观以外,还有体感上的迷茫。

回想方才青衣女子对自己的态度,她甚是不解,只是见白衣女子把她话头打断了应该也是不愿多说,她便也不好问

此刻只觉得,口中堵石一般。

白衣女子对她道了声抱歉,又潦草解释几句,问道“那妖人可有伤到你们?

云追笑笑,摇摇头。

那白衣女子道了声万幸,复问“那,姑娘可还记得他的样貌?

云追仰头回忆了一阵,她道“是个黑衣男子,黑发碧眼,对了!他的头发,有两缕白发,食指上有一个银指环。

白衣女子沉吟片刻,喃喃道“碧眼。说着,她皱起眉头,目光凝重,转头对云追道“明白了,多谢。

云追朝女子行了一礼,礼貌回了一句“应该的。

见云追如此举动,她好似有些惊奇,一副看见新鲜事的神色。

半晌,女子收回异样的神情,朝二人礼貌笑笑,交代云追提早离开这一片荒地,便同那青衣女子一般消失不见了。

——

狂风呼啸的恶林,几只路过的飞鸟疯魔般在树林间横冲直撞,几只身小敏捷的栽在树头上,落在树脚下,失了生息。

云追拖着沉重的脚步,一步一步走到树边的大石上,喘着粗气,扶着石头,缓身坐下。

走了三天的山路,云追早已是历经磨难,脆弱不堪。

她面若土灰,衣服上是东一个洞西一个口,整个人的脸上只差写上一个大写的“惨字,她伸手擦了擦额上的汗,额头瞬即漆黑一片,又伸手摘下头上的枯枝,望着青辞,一脸苦涩。

小青辞静立林中,低着头手托下巴,若有所思,他满身素洁,是与云追截然不同的颜色,看起来像个养在富贵人家的小公子。

云追走了这好些天,已早是饥渴难耐,只感觉大脑一阵眩晕,她扶额,腌若枯枝。

青辞走过来,细细瞧了瞧他,伸手弹了弹她的额头,见她满脸苍白,问道“要不我去湖边给你找些水和果子,你一个人呆在这儿,没事吧?

云追抬眼,有气无力的道“好。

说完,青辞便闪身不见了。

林中透过细细碎碎几缕晨光,云追抬起沉重的眼皮朝着光源处去探,是许久不见的景致,与方才的劲风不同,此刻的清风馨暖缓缓,似是风神之手的轻抚,使这深林惊物褪去满身惊惶,又复勃然之气。

林间时有鸟鸣,空灵清脆,在耳畔悠扬。云追闭眼凝神,静静享受这来之不易的宁静。

骤然间,这一阵婉转鸣鸣之音中,插入踏踏马蹄之声,碎叶的脆响像是砸碎梦境的一只大锤,把云追从安宁中敲醒了。

云追皱了皱眉,睁开眼睛,眼上零散的布着几条鲜红血丝,她探头望着发出声音的方向。

视野中最先望见的,是翻白衣角与磷光白靴,接着映入眼帘的,是一个风姿卓然,雅致矜贵的翩翩公子。

他一头束发干净利落,眉峰朗阔,好一个现世潘安之俊貌。

那男子骑着个马,自上而下打量云追,笑的礼貌斯文,他嘴巴微动,面色稍稍变了几番,他是在想究竟是先问候这看起来弱不胜衣的可怜女子呢,还是说自己本想说的话。

浅浅做了一番争斗,他开口道“姑娘可知俞兰怎么走?

云追摇摇头。

他又问道“那,姑娘可知,这是何处地界?

云追又摇摇头,要是知道她们也不至于走这三天三夜都看不到出路了。

男子面上一副“可惜的表情,礼貌道了声谢,便准备驾马前行。

马前却倏然出现一个孩子。

那孩子手上拿着几个李子,正泪眼婆娑,祈求他道:“哥哥行行好,给我点水喝吧,我与姐姐已经三天没水喝了。

原来是青辞来了,云追转头一看他正扯着那男子的衣角讨口乞怜,瞅那一副泪眼婆娑的可怜样,云追心想“入戏这般神速,做个神仙岂不屈才?

那男子的眼神在青辞与云追身上流转,他想了想,掏出包里的钱袋,拿出一颗元宝直接扔给了云追。

“拿着吧。

看着那金灿灿的元宝,云追一个腾起伸手接住,岂料这幅枯枝弱体支撑不住方才的猛动,她竟是腿一软,直挺挺的跪倒在地,面朝马尾。

此等羞愤,难以言喻。

那男子瞧着眼前这幅奇景,一双眼眨得无措,他稍一挑眉,面含怪讶的道“大可不必行如此大礼。

“……举手之劳而已。

云追低头不言,面上绯红,她伸手撑住石头,暗自缓了口气。

见状,青辞慌忙跑去搀扶跪地的云追,边扶边拾起衣袖在脸上装模做样的擦拭,云追低头细瞧他的表情,后者正挤眉弄眼示意自己,云追心下了然,同他一样背过身装作拭泪。

“这位姑娘受伤了吗?那男子道。

听罢,青辞未言,跪在地上作哭泣状,含泪道“姐姐的腿前两日就摔伤了,流了好多血。

哭诉完,青辞抬起头对着云追小声道“抓住机会,这公子就是你的转运符。

云追暗自点了点头,用力挤出几滴泪,抬眼故作可怜的看向男子“公子你就行行好吧。

那男子见此情景颇为不知所措,一方面不管这两姐弟自己良心不安,但管了的话,又多两个累赘,耽误自己路程。

到底是管不管呢?

男子抱手扶额,捶了捶额头。想他一向自视甚高,立誓要精炼修法惩恶扬善,如今遇到这两姐弟竟然迟疑了……片刻,他摇摇头,无奈道“要不,我带你们去找间医馆吧。

话一说完,青辞对着云追得逞一笑,他缓缓转过头,又换了副可怜样儿,小心翼翼的问道“真的可以吗?

两兄妹一个面色惨淡,一个娇小可怜的,确实看得人于心不忍,男子利落翻身下了马,走到两人身前,伸手道“走吧!

小说《云追月》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