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鸣音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偷偷哭泣

>

偷偷哭泣

雁舟 著

现代言情 辛忱 迟川

《偷偷哭泣》中有很多细节处的设计都非常的出彩,通过此我们也可以看出“雁舟”的创作能力,可以将辛忱迟川等人描绘的如此鲜活,以下是《偷偷哭泣》内容介绍:【温柔机车学霸(迟川)×古典舞小王子(辛忱)】【校园+破镜重圆+暗恋】“我爱你,是玫瑰会为你反复花开。”他本该逝于十八岁那年的盛夏里,可是死前却有一颗星星跌跌撞撞闯进他的世界。从那以后他的星星像个天使一样一点点缝补着他破碎不堪的人生,把他从无尽深渊里拉回来。那时候的小星星一袭白衬衫,全身闪耀着光芒,懒懒散散地坐在花池旁勾着唇冲他微笑:“以后你不开心了就来找我!”“为什么?”星星牵上他的手,微笑道,“我哄你开心啊!”可是少年的爱意始于盛夏却也终于盛夏。那年的风很大,吹散少年的满天星辰。少年坐牢了,他的星星也不发光了。即使在生命结束的那一刻辛忱都对他的全世界微笑,他拿出一生最美的样子对他说,“阿池,你亲我一下吧!”“好,亲了就不许耍赖!”可是他还是耍赖了。2023年的大雪天里有人问:“你还记得他是谁吗?”“他是我最爱的人,是那个为我偷偷哭泣的人。”...

来源:fqxs   主角: 辛忱迟川   更新: 2023-12-13 10:02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无删减版本的现代言情《偷偷哭泣》,成功收获了一大批的读者们关注,故事的原创作者叫做雁舟,非常的具有实力,主角辛忱迟川。简要概述:从那天过后云城没在下过雨了,辛忱也没再见过那个男生。想起那天的天气预报,他严重怀疑预报都是骗人的,不是说有雨吗?怎么这么几天连滴毛都没见着?高一八班门前吵闹,一群人嚷嚷着要抄作业,没了片刻整个教室就淹没在嘈杂的汪洋大海里。姜澍提着本子过来,“啪”地声砸在辛忱桌上。坐着发呆的人被拉回神,他瞅了他一眼,...

偷偷哭泣第3章 他叫迟川!在线免费阅读

人彻底放肆过后一切将归于平静,浪潮涌上高潮后皆落于虚空等待下一次继续。

天气也是这样。

从那天过后云城没在下过雨了,辛忱也没再见过那个男生。

想起那天的天气预报,他严重怀疑预报都是骗人的,不是说有雨吗?怎么这么几天连滴毛都没见着?

高一八班门前吵闹,一群人嚷嚷着要抄作业,没了片刻整个教室就淹没在嘈杂的汪洋大海里。姜澍提着本子过来,“啪地声砸在辛忱桌上。

坐着发呆的人被拉回神,他瞅了他一眼,“怎么?又想死了是吧?

姜澍拉开对面的椅子自来熟地坐下,摆摆手道“什么?我是来问你数学作业写完了没?

“没

商量不成就上手,姜澍不怀好意地瞅了眼辛忱,然后眯着眼找他的作业本,“不可能!我兄弟是谁?我从来就没看见过你没交作业,少骗我!

说着他就在那一堆书里扯出那本干净整洁的数学本,上面写着两个飘逸飞扬的字——辛忱。

也许十七八岁的少年本就肆意飞扬,青春许其无归期,轻狂与放肆是与生俱来的颜色,所以应了字如其人,翻开里面的字迹豪放飘逸,整洁中又带着放荡不羁,渺小的字框根本困不住飞扬的字。

姜澍得意地在本子的主人面前晃悠两下,“不是说没做吗?还想骗我!

辛忱尬笑了声,一把夺过本子,但姜澍速度快立马闪过他夺了个空。

“回家自己不做,就知道抄我的!

“哎呦!事出有因嘛!谅解一下呗!再说了……

“再说就别抄了?

辛忱没好气地给人脑袋一拳头,拿着杯子立马逃命,走到讲台才装出一副好学生去接水。

无故挨了一拳姜澍隔空踢了他一脚,大喝道“辛忱!你又动手打人!信不信我告你!!

前面的人嚣张地清了清嗓,装腔拿调的,简直欠揍至极,他还拖着调子“好!到时候叫我陪你一起!

“对了,还有你的字记得写好看点,不然老陈考古的时候考不出来又得让你当门神。

说到“老陈姜澍立马闭嘴,她是高一八班班主任叫陈苒书,人才三十出头但被学生天天一口一个老陈叫着让别人一听就觉得是个秃头的老头。

虽然她听名字着像个老头但人妥妥是个大美女,长得很漂亮,性格也好,甚至好的时候简直没了边,什么大事都亲力亲为,不好的时候教室门口就多了一堆门神。所以为了抄作业不被逮姜澍只能乖乖闭嘴。

同学之间互相抄作业辛忱早就已以为常,不过他还是选择出来透口气,万一姜澍那货抄完再把他打一顿,他一个舞蹈生对一个体育生那不得是鸡蛋碰石头,碎得连渣都不剩。

教学楼三楼的阳台风水正好,清风携带阳光而来,穿过枝丫落人身上,蝉鸣嘘嘘拨动着盛夏炙热的弦。

辛忱懒懒地靠在围栏上看手机,学校不让带手机,不过他自认为算不上好学生所以他带手机很正常。

江中学生有一个群专供学生八卦表白用,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点了进去,一进去映入眼帘的是几个刺眼的字,那是一个高二女生发的消息【谁认识这个男生啊?在线找!!(图片)】

照片是一个男生的背影,监控远景拍摄,很模糊,不过能看得出来他手里拿了一个头盔。

这张照片辛忱越看越觉得熟悉,好像在哪里见过。

对了,是那天的那个男生!

他还没反应过来,地下又有个人发了一句“这不是高三一班的迟川吗?

接下来群里的起哄他没再继续看,因为此刻脑子里全是“迟川两个字。

迟川!

原来他叫迟川!

学校各年级的班级顺序是按来学生成绩分的,所以他是高三一班的那么他成绩一定很好。一班一般只有年级前三十名才能进所以他一定在年级前三十甚至很高名次。

学习这玩意儿说不清也道不明,有时候在怎么努力天赋始终会把你压制在属于你的位置。辛忱的成绩算不上差但进前年级三十还是很吃力,想到迟川成绩的那一刻他有种说不上来的羡慕。

忽然眼底一抹淡蓝色掠过,他立马抓住楼下的人影。

只见楼下一个秃头男人正领着一个穿校服的男生往校门走。

那个秃头男子是教导主任,至于那个男生……

如果他没瞎的话,他就是迟川!

正想着,他脑子突然想了起什么,靠,他还欠人家钱呢!此时不还更待何时,再不还难道跑到人家班里还?到时候多丢脸啊!

还钱的人跑得命都不要,收钱的消失得眼还没眨就不见了。

等他冲到楼下的时候才发现钱没带够,差点因为跑得太快栽跟头。

有时候机会总是于毫厘之间失之,所以从那天起辛忱不得不随身带着钱。带的时间久了一张新的五十块被他揉得皱巴巴的,害得姜澍整天嘲笑“辛忱,你什么时候这么穷了,怎么连张五十块都被你揉成这鬼样?

似乎欠了别人东西总有人心里会一直惦记着,不是被欠者就是欠者,所以一连好几个星期他都记得。

辛忱有个习惯就是不喜欢欠别人东西,一旦欠就会一直记得。不过主要是他不好意思去人家班里找他。高三年级全部在实验楼,平时学校不让高一二的去打扰所以基于这个理由他一直拖到现在。

每到周六辛忱得去舞蹈课外班,他是学古典舞的,所以和其他同学不一样,他没有周末可言。

舞蹈老师有事出去了一会儿,教室里一群正在拉伸的人就开始放肆起来。旁边一个高马尾女孩边拉伸边过来,她手肘抵了辛忱胳膊,“嘿!辛忱,你还记得那天你说的那个男生吗?

拉伸的动作一滞,他挑眉问“怎么?你看上他了?

女生叫许钧蕴,和辛忱一样她也是学古典舞的,不过她是高二级的和他不是一个班。平时舞社除了辛忱不是没有其他男生而是因为他人缘好,所以愿意和他说话的女生也就多。

小伙子是个很开朗的人长得又是惹桃花的料,而且也开得起玩笑。

见许钧蕴不语,他意味深长地笑了一下,“你不会真喜欢上他了吧?

女生被弄得有些脸红,她又推了推一脸欠揍的人,“唉!你就说记不记得吧?

“不记得。

辛忱想逗逗许钧蕴,说得半认真半随意,认真得像一个看戏的看客但又随意得像他只是他人生里擦肩而过的一个过客。

见问他没戏许钧蕴丧着脸长叹一口气,“唉!连你也不记得了!

窗外骄阳正好,辛忱扭头看向远方,看着看着就彻底分了神。

他怎么会不记得呢?

他还欠他钱呢?

许钧蕴拉了半天伸干脆坐在地上偷懒,她自言自语道“不过话说回来我觉得他还挺可怜的!她说着又抬头问,“唉对了!你知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啊?

辛忱依然看着窗外没搭理说话的人,他的思绪停留在那句“他还挺可怜的。

为什么要说他可怜?

他那天明明……还骑车带他回家。

“辛忱!问你话呢?你怎么回事?

“啊?什么?

“我问你知不知道他的名字?

“他叫……迟川。

“迟…川…许钧蕴从地上爬起来嘴里嘟囔了句,“他的名字真好听!迟川!

好奇总是驱使人想去问为什么,就像当你看一本小说的时候发现了一个问题然后这个问题就驱使着你想往下看,想知道为什么,辛忱此刻就有这种感觉。

他问“那你为什么说他可怜?他不是在……一班吗?问到最后他竟不知道该怎么往下问了。

他好像对迟川真的一无所知,唯一知道的只有他是高三一班的学生,但也仅此而已。

其实许钧蕴虽然见过迟川几次但其实对他一点也不熟悉,她喜欢他却不代表知道他的一切。

她摇摇头,“其实我也不知道他怎么了,所以才问你的嘛?我只是听说他家好像出事情了,听着挺严重的,具体是怎么回事我就不清楚了。

说着她又想起了什么事,一个激灵跳起来,吓得旁边的一个女生瞪眼看着她,“对了,就上次我问你要不要去舞社的时候我听舞社的一个高三学姐说迟川好像还被教导主任找过。

被教导主任找过?

是上次他看见的时候吗?

在学校人人都知道教导主任是个很佛系的人,一般不找人,一找人就一定有大事发生,他记得教导主任找学生还是上个学期,是有人聚众斗殴最后把人打进了医院……所以迟川他打架?

不过这个想法还没出世辛忱就立马把它掐死腹中。

迟川不可能打架的!

所以他到底怎么了?

“辛忱?你怎么了?怎么比我还惊讶!见他没反应许钧蕴手在他面前晃了晃。

辛忱回过神了说了句“没什么就继续练舞。

辛忱从四岁就开始学习跳舞,整整学了十二年舞蹈的他舞蹈功底是全舞社公认的厉害,就连很多舞蹈老师都让他做学生的典范。不过不知道今天怎么回事他跳得没往常好,中途摔了好几次。吓得老师心脏病都差点发作。

她指着一旁的休息区,“辛忱,今天身体不舒服?

辛忱缓过神来,摇摇头,“没有。

“行了,练不了就休息一会儿,别弄伤了,几个星期后还要去省里比赛呢!

他点点头嗯了声坐回去休息。

对啊!他还要去比赛!

有那么一瞬间他脑子蹦出了一个不好的想法。

他想邀请迟川去看他的比赛。

小说《偷偷哭泣》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偷偷哭泣》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