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鸣音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古代言情›愿得一人心,白首不辞卿

>

愿得一人心,白首不辞卿

会发光的Doge 著

古代言情 江为征 江凌

经典力作《愿得一人心,白首不辞卿》,目前爆火中!主要人物有江凌江为征,由作者“会发光的Doge”独家倾力创作,故事简介如下:“小丫头,你可知我是什么身份。”盛骁眼神深邃而明亮,仿佛蕴含着无尽的星辰大海,他的目光犀利而直接,仿佛能透视人心,瞥向江凌的那一刻,江凌顿感心跳加速,被那具穿透力的眼神吸引,无法抵抗。江凌随即又羞又急的说:“我管你是何身份,不过一副好看的皮囊之下,藏着一颗污秽的心!”盛骁专注的看着江凌,他专注于某件事的时候,眼神就会变得更加锐利,仿佛能够将所有细节看透,流露出一丝玩味,说道:“你可不后悔?”“后悔什么?”“云破月华柔如水也不过是惊鸿一笑,江凌”...

来源:fqxs   主角: 江凌江为征   更新: 2023-12-13 09:52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热门小说《愿得一人心,白首不辞卿》近期在网络上掀起一阵追捧热潮,很多网友沉浸在主人公江凌江为征演绎的精彩剧情中,作者是享誉全网的大神“会发光的Doge”,喜欢古代言情文的网友闭眼入:公元三十九年元月,将军府。“娘,你快点出来,外头下大雪了。”江陵疯疯癫癫的跑到院子里,两手高兴的挥舞着,一边喊萧明清出来。“娘,你快点啊,好大的雪,快点快点!”萧明清身着紫色的罗裙,上面着一件青色缂丝小袄,一点不像是江凌的娘,虽然岁月在她脸上就留下了些许痕迹,但她的眼神依旧清澈明亮,仿佛清澈的湖水,...

愿得一人心,白首不辞卿第1章 开元在线免费阅读

公元二十年六月,明国大乱,丞相孟易昌与兵部尚书穆修勾结御林军统领祁平举兵谋反,建立夏国,丞相孟易昌在长安登基为帝,国号明远。

公元二十一年十月,边关驻守大将军江为征在大梁拥立先皇遗孤九皇子昶王明诺为帝,复立明国,国号永平。

公元二十二年二月,江为征大将军领兵一路西下攻进长安,明远帝和穆修等人仓皇逃窜,被万箭穿心,祁平头颅斩断挂在城墙上示众。同年五月江为征大将军平乱凯旋归来。皇帝亲封一品大将军。

公元二十三年三月,将军夫人萧明清诞下一女,此女生下便有如墨一般漆黑的头发,皮肤白净如雪,将军大喜,取名江凌。皇上听闻赐字墨漓,如墨一般静谧,如水一样清澈见底。以此江大将军府无限风光。

公元三十九年元月,将军府。

“娘,你快点出来,外头下大雪了。江陵疯疯癫癫的跑到院子里,两手高兴的挥舞着,一边喊萧明清出来。“娘,你快点啊,好大的雪,快点快点!萧明清身着紫色的罗裙,上面着一件青色缂丝小袄,一点不像是江凌的娘,虽然岁月在她脸上就留下了些许痕迹,但她的眼神依旧清澈明亮,仿佛清澈的湖水,透露着年轻,慢慢悠悠由着桂妈妈搀扶着出来,看江凌疯癫的样子笑着开口嗔到“漓儿,慢点慢点,小心滑倒,快及笄的姑娘了,还这么不稳重。江凌咧嘴一笑,假装没有听到母亲的嗔怪,自顾自的玩雪,和小丫鬟们打雪仗。萧明清眉眼弯弯,转头问她的陪嫁丫鬟,也是她的奶妈,现如今是萧明清身边的管事妈妈。“桂妈妈,我这莫不是生错了,当年是个小子,注生娘娘看我想儿女双全才将这小子变成丫头留在我身边,早知道这样疯癫的丫头,还不如是小子的好,长大以后可怎么嫁得出去?桂妈妈看着夫人面容带笑,也笑着说到“夫人此言差矣,大小姐乃大将军嫡女,继承了大将军的性格,勇猛睿智,胆大心细,又继承了夫人您的样貌,手如柔夷,肤如凝脂,不愁好人家,只怕是明国的公子哥儿们都迷恋着咱们大小姐呢。

萧明清听着心里高兴,转头看见江凌气鼓鼓的过来,头上脸上全是雪,衣服也让雪给浸湿了,顾不得衣裳的狼狈便开口道“娘,大哥怎么还没回来,上次下雪大哥说要给我做个木马,说带我去前院滑雪,结果没寻得好木头,也就作罢了。前几天爹爹书房门前的泡桐树不知怎的叫雷劈了,爹爹伐下来叫人放进仓库里,说以后有大用处,我求了爹爹良久才答应给我一半,木材是寻得了,大哥却是一整天都不露头。

江凌一通连珠炮打的萧明清不知如何是好,又想嗔责江凌,女孩子家家去外院做什么,还要去做木马滑雪。看着江凌委屈的表情,又忍不下心,心里想着等江兆宇回来再好好修理这个臭小子,一天到晚不知道瞎许诺什么,带着江凌胡闹。

眼下江兆宇都快十八岁了,还没有说亲,不是跟着江为征出去练武,就是和公子哥儿们去茶楼吃酒,要不然就带着江凌胡闹,今天摘别人的果子,明天上树掏鸟蛋,皮的看不出是大将军府上的公子小姐。寻常人家的男子十六岁便说亲了,十六称之为“冠礼,行冠礼之后,就代表这个男子已经成年,能独当一面,娶妻成家了。之所以江兆宇迟迟没有说亲,也是江为征的意思,江为征正是天家身边的红人,多少达官贵人眼红着想往他身边凑,媒婆也都来了很多回了,江为征总是说男人成家晚一点也无妨,先立业,将媒婆们通通扫了个无趣,都是达官贵人身边的,哪里还不懂将军的意思,只能悻悻离去。

“聊什么呢?我的漓儿。只见一男子身披战甲,玄色披风随风飘荡,锐利的眼神如同寒冬的冰箭,不是江为征还能是谁。江为征一边走过来摸着江凌的头,一边打招呼,“夫人,我回来了,早晨同迟督尉商量要事,你想同我说什么便现在说吧。萧明清看了看江凌清澈的眼神,无奈的说道“官人先去把甲胄脱了吧,这么大的雪。江为征看出萧明清的犹豫,连声道好,就进内室更衣了。

江凌却若有所思的盯着父亲离去的背影,转头问萧明清“娘,你和爹爹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吗,你们在女儿面前打哑谜?萧明清见江凌一副小聪明样,说:“不是爹娘瞒着你,你还是一个小姑娘呢,爹娘说与你听你也是听不明白的。江凌也顿感无趣了,便说到:“那女儿先回房更衣了,午饭时再过来与爹娘一起用餐。说罢便叫着小翠和小萍走了。

萧明清看着女儿的背影,便开口唤桂妈妈:“去让厨房熬一道红枣姜茶给大小姐驱驱寒。桂妈妈点头称是,江为征换好衣服见萧明清一人在饮茶,柔和道:“夫人可是有什么话要说?萧明清放下茶杯说“官人,怀瑾的婚事你可有什么看法?江兆宇的小字叫怀瑾,是原先老将军江荣起的,怀瑾握瑜,老将军希望孙子长大以后具有纯洁无瑕的品德,可惜一场重病让老将军夫妻二人早早离世,留下江为征一人。江为征听着自己夫人突然叫了儿子的小字,不由的一怔,拉起夫人得手道:“夫人,我不是没想过瑾儿的婚事,只是现在圣上还根基未稳,圣上只有两位皇子,还不是皇后所出,那几家盯得紧,我江家与谁结亲,是文是武,都影响为大,圣上正值而立之年,就算我立下军功,我也始终为人臣子,此事我还需从长计议。萧明清叹了一口气,语重心长的说:“官人,你也知道我身为一个妇人,最关心的是孩子们。瑾儿已然十七岁,别家的男子像他一般大的,嫡子都诞下了,瑾儿还一副顽劣模样,怎叫人不担心呢,罢了罢了,官人休息下,吃吃茶,我去厨房看看姜茶熬的怎样,漓儿淘气,今日玩了雪将衣服打湿,不喝点姜茶驱寒伤风了怎么办…江为征听到心里,也在暗自打算…

小说《愿得一人心,白首不辞卿》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愿得一人心,白首不辞卿》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