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鸣音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古代言情›一念关山:同辛锁

>

一念关山:同辛锁

阿芭啦 著

古代言情 李同光 舞姬

古代言情《一念关山:同辛锁》震撼来袭,此文是作者“阿芭啦”的精编之作,故事中的主要人物有李同光舞姬,小说中具体讲述了:她的鹫儿,曾经是一头需要她来舔舐伤口的小狼。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开始敢拿看猎物的眼神看着师父,而此刻那双毫不遮掩欲望的眼睛就这样直勾勾落在任辛湿润的唇瓣上。李同光想吻她,他好想知道师父的味道,是不是真像他梦里那样美好。...

来源:fqxs   主角: 李同光舞姬   更新: 2023-12-13 09:36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主角李同光舞姬出自古代言情《一念关山:同辛锁》,作者“阿芭啦”大大的一部完结作品,纯净无弹窗版本非常适合追更,主要讲述的是:李同光向帐外喊道:“叫那朝中过来的舞姬来给本将军献舞!”“是!”帐外将士忍不住纳闷。将军素来不沾女色,怎么今日却要破例?偏偏这个将士对近日发生之事一无所知,从大安朝廷那边来了许多舞姬,他也不知道将军要的是哪一个。只管挑了一个容貌清丽,身段窈窕的往帐中带去。那舞姬想起今日殿中那名面容俊美,气质舒朗的少...

一念关山:同辛锁第1章 攻心起在线免费阅读

“与他相认会坏了我的这个计划。

任辛的声音犹在耳边回荡。

李同光仰头,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今天中午的场景仍历历在目。

他没有想到,自己去荒无人烟的山林放

空,却听见那名与师父同样面孔的女子与宁远舟之间的谈话。

初始漫不经心,可越往下听越是心惊!她们的什么狗屁计划根本不重要,他们效忠于谁、想做什么也根本不重要!

最最重要的是,她就是自己的师父!

师父她,回来了。

李同光斜靠在椅上,右手持酒,左手扶额,不禁苦笑出声来。

师父啊师父,不相信我吗?是不相信徒弟的能力,还是不相信徒弟的一片真心?

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向沟渠。

想到宁远舟看向师父的眼神,想到他们之间的亲密无间,李同光心中怒火可燎原,手中酒杯越捏越紧,终是被他泄恨似地扔了出去。

但远远不够。他又发疯似地将手边桌上的东西统统推倒在地。一通发泄后,既心痛无力,又心急攻心,只躺在地上的毛毯上,两行清泪无声留下。

帐外将士不明所以,只听得帐内乒乒乓乓,想到将军今日回来脸色不好,也不敢进去,只敢在门外喊问“将军,可有何吩咐?

有何吩咐?

哼,我能留得住她吗?

师父,你还是会向像那年一样毫不留情地离开我吗?

越回忆越怨气冲天,越思考越心痛愤怒。

醉意朦胧间,脑子不清晰。李同光向帐外喊道“叫那朝中过来的舞姬来给本将军献舞!

“是!帐外将士忍不住纳闷。将军素来不沾女色,怎么今日却要破例?

偏偏这个将士对近日发生之事一无所知,从大安朝廷那边来了许多舞姬,他也不知道将军要的是哪一个。只管挑了一个容貌清丽,身段窈窕的往帐中带去。

那舞姬想起今日殿中那名面容俊美,气质舒朗的少年将军,心中又喜又怕。进了帐中,只见帐中一片狼藉,那气质舒朗的少年将军懒散无力地躺在地毯上。

“不知,不知将军要看什么舞?少女哪里见过这场面,牙齿都忍不住打抖。

李同光这时清醒了几分,坐了起来,看清来人后,不禁嗤笑一声。

也是,本就不是舞姬,谁能叫得动她?谁又能留得住她?

正欲叫帐内这名女子回去,电光火石间,脑子里突然闪过一个念头。他缓缓开口道

“便跳你们今日跳的那支吧。

女子听后便起势,跳起今日白天的那支

舞。虽无丝竹,但她们常年训练,早已驾轻就熟。

身形曼妙,舞姿婀娜,目送秋波。

可那少年将军的目光不是教坊平常座下客那边贪婪的眼神,甚至好像没有在看起舞的舞姬。

他的目光看向舞姬,但并不聚焦,仿佛想从那舞姬身上看出另一个人来。舞罢。

“来,过来。李同光回过神来,看向那名舞姬,眼神中颇有玩味之兴。

舞姬颤颤巍巍地走近。

在离李同光还有一步远的时候,李同光将自己的手伸出去,舞姬深谙其意,将手轻轻柔柔地放上。

却不想那少年将军手上突然用了力,将她拽向自己。舞姬一个趔趄,正正好好倒在李同光怀里。

虽不是心心念念的师父,却也是软香温玉。李同光常年除了贵妃偶尔拥抱,几乎不接触女子。

“在下懂得不多,从未有过。所以想向姑娘讨教讨教,姑娘们都喜欢什么样的?李同光手上温柔,直勾勾地盯着怀中舞姬,略带邪魅地笑着。

天!舞姬哪里想到会是这般清朗好看的人嘴上如此直白孟浪,叫人又羞又恼。

“将军犹如天上月,将军想怎样便这样。

天上月?则她从不这样想。

他也从不这样想。

他永远是她的手下败将,会被踩在脚下,也会被毫不留情地扔下。

心底痛得像在滴血。

李同光捏住怀中人的脖颈,深深地吻了下去。

后面索性懒得再铺垫,将话本里听来的,将士们有时偷聊的,朝中那些酒囊饭袋纨绔之徒讨论的,统统都用了上来。

意兴阑珊之时,帐外已是寂静无声。

夜早已深。

李同光递给那舞姬一包银子和一根金条,不去看她“我等下命人偷偷送你走,会找个囚奴杀了毁容装作是你。你只管拿了这钱走得远远,也别声张,否则到时候要是有人要你人头,我可不保。

再没了此前的温柔缱绻,话中尽是冰冷寒意。

舞姬怕得要死,赶紧答应,然后便按照李同光的安排悄咪咪地走了。

李同光再次躺回榻上,回想刚才屋内情形。想的不是那名舞姬,而是换成了另一张心心念念的脸,内心深处翻涌师父,你既还是要离我而去,那我就要用尽千方百计将你留下来。

李同光又内心盘算了明日要做些什么后,便沉沉睡去了。

小说《一念关山同辛锁》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一念关山:同辛锁》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