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鸣音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古代言情›与君缚完整文本

>

与君缚完整文本

白露微霜 著

古代言情 周彻 季筠珩

主角季筠珩周彻的古代言情《与君缚》,文章正在积极地连载中,小说原创作者叫做“白露微霜”,故事无删减版本非常适合品读,文章简介如下:十三年前,东离国镇北侯沈清寒戍守幽州,立功无数,皇帝忌惮其手握兵权,便以入宫伴读之名召其不到六岁的独子沈江篱进宫,直至三年后沈清寒大胜归朝,才把沈江篱接会侯府。十年过去,沈江篱成了京城中有名的”纨绔子弟“。春围过后,沈江篱在父亲的”威逼“下不得不去看什么状元游街,也正是在这一天他再次见到曾经有过一面之缘的新科状元季筠珩。命运丝线将他们拉在一起,机缘巧合之下两人一起在北凉的刺杀中化险为夷,一起南下河南,一起北上幽州。他们之间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

来源:fqxs   主角: 季筠珩周彻   更新: 2023-12-13 03:20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看过很多古代言情,但在这里还是要提一下《与君缚》,这是“白露微霜”写的,人物季筠珩周彻身上充满魅力,叫人喜欢,小说精彩内容概括:酉时一刻静华苑结束了一天的课业,余空青站起来说“好了,今日的课业就上到这里”“下课”“恭送先生”学生们站起来恭送余空青,余空青走后才坐下收拾自己的东西。余空青是静华苑的先生,也是沈江篱的老师。沈江篱幼时聪敏好学,很得余空青喜爱,沈江篱也十分敬爱余空青。沈江篱他们三人一向都是坐在最后面的一排位置,还在...

与君缚第5章 风雨夜相遇1在线免费阅读

新科状元季筠珩任六品礼部主事。季筠珩接到任命文书的第一时间就马不停蹄的赶往礼部。

季筠珩一只脚迈进礼部的大门,就切身感受到了礼部的忙碌。

他在礼部遇见的每一个官员身上大多带着公文,个个行色匆匆。

踏入房间,陈尚书桌案上堆积如山的公文遮住了礼部尚书陈敬埋下的半张脸,陈敬也没有发现季筠珩的到来。

季筠珩走到中央,躬身行礼道“下官季筠珩拜见尚书大人

陈敬抬起头,看见已经站在自己面前的季筠珩先是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季筠珩要来礼部任职。

陈敬没想到今日一早才收到吏部的文书,还没两个时辰季筠珩就到了。

陈敬走过来扶起还在行礼的季筠珩,说道“季大人不必多礼

季筠珩来陈敬这里报道过后,就让王大人带季筠珩熟悉熟悉礼部的环境,一番了解过后才知道礼部近日来正在筹备迎接北凉的典仪,忙碌得很。

酉时一刻 静华苑

结束了一天的课业,余空青站起来说“好了,今日的课业就上到这里

“下课

“恭送先生学生们站起来恭送余空青,余空青走后才坐下收拾自己的东西。

余空青是静华苑的先生,也是沈江篱的老师。

沈江篱幼时聪敏好学,很得余空青喜爱,沈江篱也十分敬爱余空青。

沈江篱他们三人一向都是坐在最后面的一排位置,还在收拾东西就看见陈远妄四人在捏紧拳头迎面走过来,大有要拉着他们一起同归于尽的悲壮。

停在了沈江篱面前,“啪——的一掌拍在沈江篱的案上的书上。

周彻、杜蘅腾的一下子站起,杜蘅怒指着为首的陈远妄道“陈远妄你找抽是吧!

“杜蘅,别冲动周彻抓着杜蘅的手臂,拦下了即将发怒的杜蘅。

杜蘅的功夫不比沈江篱,能够的自如的控制自己的力道,又是个冲动的性子。不拦着他,这几个至少也得在床上躺上一两个月。

被周彻拦下的杜蘅怒气不消。

沈江篱泰然自若地紧靠背椅,静静的等着陈远妄的下文。

只见对面的陈愿望咬牙切齿的说“沈江篱,你给我等着!

陈远妄气势汹汹的来,沈江篱原以为许久不见他能有些长进,还是太高看他了。“哼——沈江篱冷哼一声,一脸不屑地。

“我等着

沈江篱站起来,抄起案上的书就走了,周彻和杜蘅不想在多待,一起跟上去。

“等着你堂堂正正打败我的那一天沈江篱回头说。

说完,沈江篱三人头也不回地走了。

“啪

“啊

才出学堂,就听见屋里传出陈远妄摔书、大叫的声音。

他们四人一出来就与沈江篱他们打了个照面。

绕过他们三人十分迅速地开溜。

“这么多年,他们还是这么窝囊杜蘅见机嘲讽。

从小到大,陈远妄他们屡次挑衅他们,屡战屡败,屡败屡战,永远不长记性。

“你啊,还是少说两句为好沈江篱劝说“省得两家两家将来结仇

陈远妄的父亲陈敬是个清廉的好官,为人处事宽厚大度。

十多年来他们这些小辈打打闹闹的几家也未曾结仇,也都是因为家中长辈之间都有些交情。只要不过分,也就纵着去。

出了静华苑,沈江篱的马车已经在外面候着了。

沈江篱想起昨日令他费解的策题,想留下请教余空青。

对周彻他们说到“阿彻、阿蘅,我有个问题要问老师,你们先回去吧,不必等我了

转而吩咐车夫“安全把两位公子送回府,不用来接我了,我自己回去就好

周彻掀开车“江篱,回府小心些

沈江篱不爱坐马车,周彻不在的时候走着上下学也是常有的事。

这辆马车多数情况都是给周彻准备的,这是他们三人心照不宣的事实。

周彻的生母原是周家的下人,一次意外才有了周彻,周彻出生后才抬为侍妾。

周彻和他的生母在周家不受宠,下人们都是些见风使舵的,经常不给周彻备马车上学。

还是一次,周彻满头大汗的来上学沈江篱和杜蘅才发现。从那以后,沈江篱上学都会顺道叫上周彻和杜蘅一起。

周彻他们走后,沈江篱来到后院,敲响了余空青的房门。

沈江篱和余空青聊了许久,天色暗了下来。

沈江篱起身告别“老师,天色已晚,学生就先行告辞了

沈江篱抬头望向天空密布的乌云紧皱眉头,提快了脚步。

另一边的礼部也到了下值的时间。

陈敬“筠珩阿,你也早些回府,看天色怕是就快要下雨了

季筠珩“下官多谢大人关心

……

也正如陈敬所言,季筠珩还真在半道上就遇见了大雨。

雨越下越大,狂风透过车窗的缝隙吹进了不少雨,季筠珩正要把车窗关严实点,就见到屋檐下那道熟悉的身影——沈江篱。

小说《与君缚》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与君缚完整文本》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