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鸣音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奇幻玄幻›为何执剑

>

为何执剑

狱温 著

奇幻玄幻 梅亭

《为何执剑》是作者“狱温”独家创作上线的一部奇幻玄幻,文里出场的灵魂人物分别为梅亭梅亭,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大雪压枝,梅落钗头……又是一年凛冬……闫城却并未飘起印象中的大雪。心中的那个人,似伫立在迷雾中,难以触碰……...

来源:fqxs   主角: 梅亭梅亭   更新: 2023-11-10 11:45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无删减版本的奇幻玄幻《为何执剑》,成功收获了一大批的读者们关注,故事的原创作者叫做狱温,非常的具有实力,主角梅亭梅亭。简要概述:饶是这身朴素的穿着,却依旧让路人不敢小觑,因为林莽的腰间挂着一把长剑。在大洛王朝,剑客不论走到哪里,都会受到礼遇。此剑长约三尺,剑身入鞘,锁住那难以压制的锋芒。但观剑身,玄纹罗立,如墨入泉水般乌黑...

为何执剑(一):雪落在线免费阅读

暮秋逝去,又是一年初冬。

北方的天气由凉转寒,这天,闫城却并没有落下大雪。

否则,定有几位江湖浪子,文人墨客吟诗作对,卖弄风骚。

闫城外,一位男子望着高大都城门深深地吸了口气,这口气仿佛要将他与天地融为一体。而后,他低垂下头,缓步走进面前这座自己此前从未踏足的城池。

灰袍、草鞋、蓑衣,林莽如此穿着。

为了御寒,他用布条将自己的双脚包裹起来。

旁人看上去,他的双脚就显得有些臃肿。

饶是这身朴素的穿着,却依旧让路人不敢小觑,因为林莽的腰间挂着一把长剑。

在大洛王朝,剑客不论走到哪里,都会受到礼遇。

此剑长约三尺,剑身入鞘,锁住那难以压制的锋芒。但观剑身,玄纹罗立,如墨入泉水般乌黑。

俊俏的造型绝非常剑,引得旁人驻足观看,窃窃私语。

然,林莽对这一切的动作仿佛视而不见。

从踏入城门的那一刻起,他便单手抚剑,将头埋在斗笠下。

到了冬天,路边的摊子自然而然少了起来,不见往日的热闹非凡,也没有了此起彼伏的吆喝声和叫卖声。

行至一刻钟,一路的长途跋涉,长久没有进食的林莽觉着身体有些发寒,隐有饥饿感。

抬头,一块木制牌匾便映入眼帘,上面镌刻着几个有凿痕的大字张氏酒馆。

真巧……

林莽的嘴角噙着一丝笑意,随后,埋头走进酒馆。

“小二,上酒!

酒馆的大堂格外冷清,仅有一位戴着头巾的伙计站在柜台拨弄着算盘,脸上带着明显的忧愁,似乎这几天的生意并不是很景气。

林莽选了一个离酒馆大门最近的位置,飘然入座。摘下斗笠,“啪的一声,将长剑拍在桌上。

伙计被吓得一声激灵,回过神来,看着客人穷酸样的穿着,寻思着这是哪路来的叫花子。

正欲伸手驱赶林莽,余光却突然瞥见躺在桌上那把威风凛凛的长剑,伙计立马停止了手上的动作。

这身打扮伙计已经见怪不怪了。

踏着紧张的小碎步,伙计快速地来到林莽桌前。

“这位客官,要吃点什么?

林莽看着伙计,声音浑厚如牛,“来五斤肉,一坛上好的酒。

伙计皱了皱眉,“客官,本店的招牌绿蚁酒一坛可要二两银子,可不比城中的那些大酒楼便宜。

林莽笑了笑,不动声色地从袖袍里掏出了一块东西,随后拍在桌上,“这个够嘛?

伙计定睛一看,却是一块银锭,模样颇似曾碰巧在县令老爷那里看到过的官家税银。

伙计两眼放光,“够了够了。,旋即,脸上立马露出谄媚而又客套的笑容,大声喊道“上五斤肉,一坛上好的热绿蚁酒。

与此同时,林莽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水,自顾自地喝了起来。

店员伙计站在一旁,反复地搓着双手,试探性地问道“客官不是本地人吧?

林莽头也不抬地喝了一口滚烫的热茶,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算是默认了。

店员会心一笑,一脸精明地退到一旁 ,继续在柜台拨弄着柜台。

不一会儿,伙计从厨房里端来一大盘烤制熏黄的牛肉,紧接着,又抱上一个盛着酒液的瓷坛。

也许是天气太冷的缘故,熏黄色的牛肉正冒着清晰可见的乳白色的热气。

热气升腾而上,如碧波江上的袅袅炊烟。

林莽不禁食指大动,揭开封住酒坛的盖子,一股浓郁的酒香扑鼻而来。

他表情享受地嗅了嗅,将酒坛中的透明液体倒入杯盏。

随后,将酒杯举起,并不豪饮,而是品鉴式地小嘬一口。

林莽感觉有一股热流直入胸腹,像是烈火,瞬间点燃他的身躯,将倦意烧尽。

“好酒!,林莽感叹道。

一路上,走走停停,倒也没怎么修整。渴了饮山泉,饿了就抓些野味烤了吃。

凝视着桌上的自己视若珍宝的长剑,林莽觉着,走路也是一种修行。

一路走来,步行千里,剑心却越发清澈纯粹了,远离世俗尘嚣。

“老板,知道梅亭么?

伙计闻言先是一愣,旋即露出了一丝笑意,恍然道“客官想必是要来问剑北辰的吧?

“正是。,林莽不置可否。

北辰,大洛王朝五剑仙之一,常居帝国北境闫城,修为盖世。

许多青年才俊因为剑仙的名号纷纷慕名而来,希望能向这位声名赫赫的剑仙请教几招。

却都同样倒在一天堑之下,北辰的关门弟子梅亭。

只有越过梅亭,才能挑战北辰。

伙计叹了口气,“那真是太可惜了。

林莽眸光微动,闭口不言。

“不巧,梅亭已经离开闫城了。

林莽面露憾色,“离开多久了,又是何时离去的?

“这……,店家突然变得口吃起来。

林莽心领神会,从腰间再次掏出几块碎银。

店家道,“算算时间,大概有一个礼拜了。但梅亭离开闫城所去之地,所做之事,却是无人知晓。也许,只有北辰知道吧……

林莽将一口烈酒吞入腹中,苦涩地笑了笑“也罢。

吃饱喝足,戴上斗笠,林莽走出酒馆。

回过神来,闫城已经飘起大雪,雪花纷纷如柳絮。

林莽吐出一口浊气,压低斗笠,纵身没入泛泛墨色的大雪里。

……

大洛王朝南境 永州

大雪压枝,梅落钗头。

永州城却并未飘起大雪,这是南境,但并非毗邻海域的腹地。

即便无雪无雨,天气也似北方的深秋一般萧瑟冷寂。

永州城内,商贩众多,一片繁荣之象。

远处的深空泛起一片朦胧的鱼肚白,此刻还是清晨,尚未破晓。

“老板,一屉汤包。

一位年轻男子在路边摊入座,如是说道。

“好嘞。,摊主爽快答应道,手脚麻利,不一会儿,一座热气腾腾的蒸笼便被端上了桌。

离得近些,才发现这年轻男子颇有些不同寻常。

非是那清俊隽永的相貌,而是其随身携带着一个笨重的木匣。

木匣长约六尺,足有一位成年男性高,质地极佳,像是上等的紫檀木制成。

摊主隔着一块手帕将蒸笼上的盖子揭开,一股浓郁的肉香扑鼻而来,这是南方独有的味道。

梅亭抄起筷子,夹起一个白嫩肥大的汤包,正欲下口,余光却瞥见官道上多一大批衣衫褴褛的流民。

这些流民如蚁群一般密密麻麻,在偌大的永州城内攒动着。

哀嚎着,面如菜色,比比皆是。

“这是……,梅亭面露讶色。

摊主对这番景象似乎已经见怪不怪了,一边折腾着手中的事务,一边面容哀愁道“这些难民是从北方来的,朝廷与蛮人开战,受牵连的就只有我们这些普通老百姓咯……

“原来如此。,梅亭点头。

摊主继续忙活着,叹了口气,道“今年不是好年景啊……诶,人呢?

木桌上,蒸笼空空如也,仅有一块碎银。

小说《为何执剑》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为何执剑》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