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鸣音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勿忘树下的情书

>

勿忘树下的情书

余之囚 著

何染云 江季风 现代言情

现代言情《勿忘树下的情书》是作者“余之囚”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江季风何染云两位主角之间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那棵树下藏着他的秘密。是一封封疑惑,一封封思念,一封封埋怨,一封封乞求,一封封告白。直到很多年以后,江季风依然写着信,把它们塞入勿忘树下的蓝色木箱里。“听说了吗?校花表白竟然失败了!”“可不嘛,校花表白的可是江季风。”“确实,他可是被咱学校的人统称为词典里没有恋爱的大神呢。”谁没有爱恋?只是他等的人还没来。“何染云,能拜托你一件事吗?”“好啊,我肯定能帮你 。”“请你别忘了我……”她忘了,她又忘了。“何染云,我会一遍又一遍地找到你,一遍又一遍地让你记住我。”后来,何染云打开最后一封信,里面只写了一句话:“欢迎回来,我的新娘。”...

来源:fqxs   主角: 江季风何染云   更新: 2023-11-09 08:27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勿忘树下的情书》,是网络作家“江季风何染云”倾力打造的一本现代言情,目前正在火热更新中,小说内容概括:坐公交车到汽车站,坐三四个小时的大巴车,再沿着那条水泥路走三四里,最后沿乡间小路走就到了。从上午出发,折腾到下午。何染云的小背包里装着水杯和一些吃的,她怕姥姥在路上会饿,自己也可能半路上走不动没力气。以前都是爸爸开车去的,这次可没有那么轻松...

勿忘树下的情书第5章 勿忘花开在线免费阅读

自从江季风再次见到何染云,他不放过自己的任何空闲时间。

他没课或者休假就跑到医院来看何染云,乐此不疲。

“你又来啦。

何染云正在端着碗吃饭,她低头笑着。

“今天吃什么?

江季风进屋放下包,从包里掏出一个淡蓝色的饭盒。他走到床边把饭盒放在她的面前打开,是一盒红烧肉。

何染云睁大眼睛又抿抿嘴唇。

“好吃吗?

江季风咳嗽两声干笑着“咳咳,哈哈我第一次做,不一定好吃。要不还是……

江季风这几天没有课,前天连夜回家央求江吟涟教他做,他折腾上午半天才做好这一碗。

他来的时候还很开心,一路兴奋地小跑。可是何染云问一句好不好吃,他就怂了。他昨天也做了让江吟涟先尝一尝,结果着实不理想,齐静渊眯眼瞅着碗里黑不溜秋的东西誓死不从。

“老齐同志,你要为了你儿子的终身大事着想啊!如果我没有厨艺怎么能抓住你未来儿媳的胃?你说是不是?

“去去去,自己厨艺不行还赖上我了。

齐静渊一副不情愿的样子着实让江季风心痒痒,要不是齐奕泽这两天做实验没空回来,就让他试试了。

江季风只能拿出杀手锏了。

“老齐,你这样想,你帮我增进厨艺,抓住了你未来儿媳的胃,这样你儿子就能麻溜地滚蛋了。这样你不就可以跟咱妈天天度蜜月了?

齐静渊顿时一听,斜眯着眼睛歪嘴笑起来,转身就开始假装正经地答应。

经过这番折腾,江季风算是认识到自己的厨艺天赋着实不咋地。以前炒点素的还行凑合,这想做顿肉就头疼。

江季风收回思绪,打散脑中前几日尴尬的做饭经历,想把饭盒收回来,想着还是不要在何染云面前丢人吧。

不过何染云却说“我尝尝呗。

江季风默默地放下手,抿唇同意。

何染云打开饭盒,看到江季风的杰作。

胡萝卜切丁撒在最上面,还有番茄也混在里面,然后是红烧肉,下面还垫着白菜叶。

简单来说是这样的,只不过番茄太碎了,像是红色的汤汁泡在肉里。

何染云一声嗤笑,歪头看着江季风,大概是一眼识破江季风不怎么会做菜了。

江季风盯着饭盒的红烧肉心里一顿吐槽。听到何染云的笑声,他的耳朵唰地一下就红了。

其实里面是个爱心,胡萝卜丁摆上去,番茄放里面当红色填充。尽管他小心再小心,结果还是成了一摊红泥一样的既视感。

何染云用勺子把饭盒里的肉和汤汁盛起放入自己的碗里,低头慢慢地扒饭。

江季风小心翼翼地问“怎么样?我是不是做得不太好啊?

何染云继续把饭盒里的肉放在碗里,用勺子搅动汤汁和米饭。碗里的米饭呈现出褐红色,红烧肉都是瘦的,每块都被切得均匀,似乎是沿着尺子切的。

“好吃啊,你为什么觉得不好吃?

江季风自己尝过,虽然味道不是那么难吃,但他就是怕不合何染云的口味。

“我怕自己做的不合你的口味。

江季风侧过脸不敢看她,余光瞥见她不紧不慢地把饭盒里的肉和汤汁都放在碗里。

他心里突然觉得她应该喜欢吃,有些许窃喜。

这顿饭结束后,何染云问起江季风上次讲的故事。因为之前她发病后,江季风再也没提起过。

“那个女孩回来了吗?

“回来了。江季风收拾碗筷低头回应。

何染云下床走到窗边,她的手抚摸着玻璃窗低沉地问“那为什么你不高兴呢?

“……

江季风无言。

他突然不知道如何回答,望着窗边的她心里升起一丝的酸痛。

女孩回来了,但已经忘记了他。

“我觉得分离总是令人不开心的。不过,分离后又会重聚,也是会开心的哈哈哈。

江季风最后挤出笑容傻笑,他不知道何染云什么时候会在记忆里搜寻到他,或者他不确定她能否记住他,万一下次来的时候又记不清了呢?

何染云看江季风傻笑的样子不知在想什么,她失落地走到床边,一声不吭地转入被窝,最后闷声地说“困了,睡觉。

江季风的表情卡壳,转而又朝着她的被褥微笑,应声说“好,那我出去了。

他提上书包正准备出病房,撞上刚好要进门的柳玥。

柳玥轻声进来放下包裹就随江季风离开,二人到一家面馆停留。

“我听安椿冉说云云最近的情绪稳定了不少。你的功劳不小啊,天天往医院里窜。

柳玥点完一碗牛肉拉面坐在江季风的对面开始调侃。

江季风盯着手机黑屏嗯一声。

“说来,我们已经两年没见过了。

柳玥翻看微信,找到和江季风的联系框,里面的信息还是两年前高考结束后发的。

“要叙旧?

江季风不断地按动开关键,屏幕一闪一闪,屏保的照片是一个蓝色木箱。

“那倒没有,我在想我两年前没说出的答案,现在告诉你似乎已经没有意义了。

柳玥翻动聊天记录,停留在那晚的信息。

“我联系不到何染云了,你知道她去哪了吗?

那晚江季风冒着大雨跑到柳玥家的小店铺,江季风焦急的模样至今还在她记忆里。

柳玥自己都哭得不成样,还要去安慰他,现在柳玥心里都对过去的她嗤之以鼻。

江季风一直不说话,直到店老板把打包好的面递给柳玥后,他才说“没关系。

“唉,你是打算要闷在心里一直不说啊。你那点心思我和廖尚俊都知道,而且你哥估计也知道。

柳玥摇摇头表示无奈,提着面嘟囔着“我和她以前总是去学校旁边的牛肉面馆吃饭,可是现在那家面馆已经搬走了呢。

江季风准备自己打车回学校了,柳玥突然叫住他并从书包里拿出一个盒子递给他。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每次都会跟在我们后面去那家面馆。

柳玥一脸得逞地坏笑。

江季风抿嘴没有直接否认,毕竟是真事。

他回到学校后打开盒子,里面装着一本B5大小的笔记本。黑色的封面上点着零星的白点,泛黄的纸张看似已经被放置了很久。翻开本子的第一页,赫然写着深蓝色的“我喜欢你。

江季风的心慢了一拍,他又不禁咬下嘴唇缓缓翻动下一页。

是日记,是她的心意。

上面是她的记忆。

“今天多少号来着?算了算了,不管啦。今天回来发现那棵树好像快死了,我该怎么救它呢?浇水?施肥?不行不行,万一被我胡乱搞它没挂都得被我搞挂了。

唉,好无聊啊。今天师姐跟我说可以试着写日记,我想着也行,就随便写写呗。不过训练真的好累啊。

“快开学了,也不知道被安排到哪去。不想开学。烦,初中的知识点都不知道还记得几个。救命,我真的想不起来初中的时候我自己有多厉害,万一遇到熟人来问我怎么办?还是不去了吧,反正何筱鄯也忙,估计也会忘记。

“唉,早知道就不去了,看别人一家四口幸福的样子真令我……啧,我就不该多看几眼的。不过那个男生有点眼熟啊…记不起来了,算了算了,想多了好累。不过我的班主任是真厉害啊,踩高跟走那么多路还爬楼。我那个班级位置也是够牛了,怎么就离大门那么远呢?怎么就在六楼呢?谁设计的啊?班级同学是牛逼,也不至于教室放在离大门最远的地方吧。救命,谁来救救我。

“今天……今天……他们又在吵架。他们又开始没完没了地折腾。我打心里就不喜欢,看来以前他们也很喜欢吵架。果然还是在学校里清净,只有我一个人坐在窗边。快要月考了,第一次月考要不要正常发挥呢?算了吧,成绩好有什么用,我可没有想过拿成绩来讨那两个人开心,他们也不吃这一套,还是凑合考个中等分吧。万一……班主任找我怎么办?应该不会吧?我就说我脑子出问题了,智商后退?不不不,也不能这么侮辱自己的智商啊。不管啦,到时候再看。

“苍天啊,怎么就安排一个神仙坐我旁边啊啊啊!江季风,他好像是班级第一来着,我成绩真的差到让第一名来辅导了?八成是夏老师安排他来监督我的。

“没错,他就是来监督我的!还不让我开小差!不行,这不能忍。

“我觉得江季风这人不错,我终于找到一个可以托付的人啦!我的那棵树有人照顾啦,哈哈哈。我跟他约定,只要他帮我养活它,我就答应他一件事。

……

“对不起,江季风,我失约了。

“江季风,勿忘花开了吗?我可能看不到了。下次,你带我去看好么?

本子中间有被撕掉的页数,后面只剩下这两句话了。

江季风皱眉失落,他不知道中间写了什么。他心中曾经的疑问又再次升起,为什么不告而别,到底是什么事让她失约了?

他翻回第一页,手指轻抚蓝色字迹,心里暖暖的,起码他知道她喜欢他,他的等待是有回应的。

江季风返校几天后,他的微信通知里有一条朋友申请信息。

他点进去后,对方的介绍里写着“你好,胡萝卜红烧肉。

他唰地一下反应过来是何染云,耳朵不自然地泛红,一个人在手机屏幕面前逐渐红了脸,咬起嘴唇。

一声铃响,对面来了信息。

“你怎么不说话?

江季风正在想给她备注什么,那边就迫不及待地来询问。

“没有。

江季风脑子里旋转好几圈,这个“江上云感觉……不行不行,有点想歪了,不可以。那就单字“云吧,自己一直都是单字“风,他感觉很般配。

〔云〕不知道是我?

〔风〕没有。

〔云〕我记得你,给我做胡萝卜红烧肉的那个。

〔风〕所以我叫什么?

〔云〕江季风。

〔风〕嗯哼。

〔云〕哈哈哈,我这边有记录,我记不住的事情都会记在本子上。

〔风〕是个不错的习惯。

〔云〕你明天有空吗?

〔风〕嗯。

〔云〕你不问我干什么?

〔风〕尽我所能,都行。

〔云〕哇哦,你这样子应该有很多女孩子追吧?

〔风〕没有。

〔云〕才怪,我看了夏鸣大学的表白墙,你相当受人追捧。

〔风〕假的。

〔云〕那校花表白呢?

〔风〕假的。

〔云〕好啦好啦,我明天想出去。你带我出去一趟呗。

〔风〕你可以出去?

〔云〕应该不能。不过我可以试试。

〔风〕好。

〔云〕哇哦,这就答应啦?

〔风〕想去哪?

〔云〕我有点记不清了,那里应该是我以前的家吧。明天你来了再说,说到做到哦。

〔风〕一定。

结束聊天,江季风立马从椅子上起身,上床躺着。

他很高兴,也有些懊恼。他承认他不太会说话,他陷入自己怀疑之中。

我为什么不多问几句呢?我说话为什么要这么冷淡呢?江季风啊江季风,你什么时候才能在她面起稍微放开点呢?

江季风又陷入深思,他有时候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他以前明明很外放的,那种随心所欲的自己似乎在何染云离开的时候就被自己关入小牢笼里,或者在他等待何染云回来的期间,他就把自己困在原地不愿离开。

他觉得他变得跟他哥有点像了,他承认齐奕泽比他更成熟稳重,自己才是那个天天捣蛋的家伙。

时光匆匆,自己也是匆匆长大。

第二天江季风申请假条去医院找何染云。

何染云脱下病服,换了一件淡蓝色的连衣裙。

江季风愣在原地,他忽然觉得有些恍惚,是回到初遇时了么?那天她也是一袭淡蓝长裙站在他面前。

何染云挽起长发扎成马尾,拿起床上一顶米色渔夫帽戴好,又带上口罩。

“你怎么了?没见过穿裙子的?别愣了,我跟安椿冉说了,有你在,肯定没问题。

江季风木木地点头,被她拉出病房出了医院。

他们打了一辆出租车,何染云给了司机一张纸,上面写着地址。大约半小时后下车,他们又坐上公交车。

“你为什么不问我去哪?

何染云站在江季风旁边仰头问他。

公交车上已经没有座位了,他们没有预料到人会这么多,大多数都是学生。他们穿着湖蓝间白的校服外套,黑色统一校服裤,正在有说有笑地交谈着学校里的趣事。

江季风见到这一幕有些出神,何染云用手在他眼前晃晃他才反应过来。

“啊不用问,你去哪都行。

何染云靠在没有座椅的车窗旁浅笑,江季风抓着上方的把手稳住身体。

公交车一路走走停停,车内的人们也随之晃动。

江季风时不时低头关注何染云,害怕她站不稳摔倒。何染云也注意到他的目光,还故意凑近看他。

“我听阿玥说,我们以前是高中同学。是他们那所高中吗?

何染云转脸看了看车子上穿校服的高中生。

江季风也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随即又收回来抿嘴一笑。

“是啊,你当时还是我同桌呢。

他骄傲地说着,心里也长舒一口气。他不再纠结她是否记不记得,只要能陪着她就好了。哪怕她还是会忘记自己又如何?他会再次找到她,一遍又一遍地让她记住自己。

何染云看着他骄傲的模样又不禁发笑“那小江同学一定很厉害……

这句话说出,两人都愣住了,转而又默契地笑起来。

有很多东西虽然遗忘了,但总会被下意识地拾起。

他们望着心里的那个人不自觉地就笑了。

公交车在站台处缓缓停下,车上的学生们挨个儿地下车,他们挎着包迈进校门。

何染云说要一起下车。

他们跟着学生们一块走,站在校门口前。

何染云念出校门口的校名“夏鸣大学附属一中。

江季风问她“要进去看看吗?

何染云点头同意。

“以前我们的教室在哪啊?何染云四处张望,想寻一寻高中时的足迹。

江季风嗤笑一声“在那,最后一栋。

何染云瞬间苦瓜脸,即便她记不清以前的事,她的心情和第一次来学校的心情是一样的了身心疲惫。

“那么远啊?

何染云颓废地望着远处米粒儿大小的教学楼,心里连连叹气。

“你要是走不动,我可以背你。

江季风向前多走了几步,转过身来倒着走,脸上多了几分玩闹的笑意。

何染云自是不愿被他这样小瞧,也大步往前走不甘示弱,嘴里吐出一个不服的“嘁。

两人就这样较劲地一前一后,全然不知此时来了一位熟人。

夏薇绾推着婴儿车撞见一对正在互相较劲的小青年,许是见身影极其像她曾经的学生,没忍住多关注了几下。

“你们俩是……何染云和江季风?!

她的语气略带惊讶,自从他们毕业后倒是再也没见过,也有两年之久。

“夏老师?!

江季风率先做出反应,身旁的何染云略显不知所措,躲在江季风的身侧僵硬地微笑。

“夏老师好。何染云微微点头,对眼前温柔细语的女人感觉到熟悉又陌生,但又不敢确定。

夏薇绾依然柔和地笑着,又比以前更舒展自己的表情。

婴儿车里的小婴儿发出“嘤嘤嘤的叫声,两双小嫩手在空中抓来抓去,小嘴巴一张一合,黏唧唧的口水流出嘴角,两只黑溜溜的眼睛痴痴地看着江季风。

夏薇绾见状不禁憋笑一声,拿起婴儿胸前的口水巾擦擦口水,笑到“你这个小花痴,看上妈妈的学生啦?

“夏老师,这位小朋友叫什么名字啊?

江季风低头看着小婴儿的痴笑反倒不好意思了。何染云把自己的注意力也放在小婴儿身上,不自觉地蹲下来盯着小婴儿看。小婴儿的目光转移到何染云身上,小嘴巴保持着张开的样子,大眼睛一动不动地跟何染云对视。

“小名叫小希,你们徐老师和我一块起的名字叫夏竹明。

夏薇绾看着婴儿车里的小希,嘴角勾起幸福的笑。

江季风低头看着一大一小的小孩也默默地发笑。

夏薇绾边推着婴儿车边问江季风的大学情况。何染云默不作声地跟在江季风身旁,时不时探出脑袋看小希,还边做鬼脸逗她。

何染云没有太在意他们在聊什么,然而夏薇绾却没打算不在意她。

“染云?最近怎么样啊?

何染云被她这么一问却不知道如何回应,支吾一下说最近还行。

她有些不适,即熟悉又陌生的感觉让她无措,该说什么才能避免让夏薇绾知道她的情况,说多了会露馅的。

她拽紧江季风的袖子,想试图寻找依靠。在夏薇绾眼里像是她在撒娇一般,不禁让夏薇绾追问了一句“你们俩在一起啦?

何染云一听立马松手,把手背在身后。江季风也不好意思地挠挠头,慌张地摆手否认。

夏薇绾看破不说破。

一声呼唤打断了他们。

“小薇,怎么还没回家啊?这不是我们班之前的两个小学霸吗?

来人是徐明轩。

江季风看向徐明轩,他心里早就才出个七八。高中的时候,夏薇绾作为他们班的班主任负责语文学科的教授,听说徐明轩作为数学老师是最后才同意接班的。两人的关系刚开始不冷不热,表面上客气的样子让大家误以为他们俩的关系不好,直到后来班里同学在街上碰到他们二人一块逛街,这才知道他们原来以前就认识。至于为什么徐明轩刚开始不愿意接班到最后已经没有人去追问了。两人的关系被大家熟知后,大家也会明着起哄,都私下估摸着他们什么时候结婚了。后来江季风这一届毕业后,他们俩就筹备结婚了,发出请帖邀请班里的同学去参加婚礼,小希应该是结婚后不久就有了。

江季风心里感叹他们二人的幸福生活。

“怎么?几年不见就不认识徐老师了?

徐明轩扶了扶镜框,他身上儒雅的气息依旧,仍然让早已没了映象的何染云心里生出好印象。

何染云也跟着江季风与徐明轩寒暄几句,但不自然的表现还是让徐明轩多问了几句,最后都被江季风接过。

江季风看出来她的异样,潦草地结束了聊天与两位老师道别后便带着她走到学校里的小花园。

小花园里的樱花开了,粉色的花瓣铺满路的两遍。轻风拂过,掀起几片花瓣在半空中舞动。

“我好像记得有棵树也会开花,花是白色的。

何染云捡起地上的一片花瓣,又轻吹花瓣让它缓缓落下。

江季风短暂地想起家里后院的那棵树说“你记得它?

何染云问“有点印象,它好像有名字吧?

江季风抬手捻起何染云头发上落下的花瓣后松手“嗯,它叫勿忘……

“勿忘勿忘……对不起…何染云呢喃着,她神色复杂地对上江季风的眼睛,但又很快地转移到别处。

“没事,我记得。

江季风柔和地声音安抚何染云的心,周围不知什么时候窜出小鸟来在树枝之间来回地飞,叽叽喳喳的鸣叫增添了小花园的生机。

何染云顿感慌张,心里暗叹气氛不妙,立马转移话题“额…那个今天本来打算想回以前的家来着,看到公交上的学生就想着回以前的学校看看了,结果碰到夏老师和徐老师了。我都记不清了,倒是有点尴尬哈。

江季风也被她这么一转移也自知心里的异样情愫在动荡,下意识地了一下唇。

“嗯,确实。没关系,以后会想起来的,慢慢来,我会帮你的。

春风拂过,暗藏心底的声音在悄然荡开。

“何染云,你能帮我一个忙吗?

“好啊,那我肯定竭尽所能。

“请你这次也别忘了我,好吗?

“好……

从学校离开后直接回到医院,何染云坐在床边招呼江季风也坐过来。

何染云凑过脸问他“你可不可以跟我说说以前的事?

“你想听什么?

“高中我们是同桌,我真的很厉害吗?我那个时候是什么样子的?

又是夕阳悄悄落在地平线上,抛出的暮光大摇大摆地跳进房间,偷听他们的故事。

身处后院的勿忘树在远方苏醒,开出洁白的花朵等待他们再次相约于树下。

小说《勿忘树下的情书》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