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鸣音小说!

首页全部分类小说推荐›HP生如夏花

>

HP生如夏花

桃妤Wink 著

小说推荐 蓓雅丝 西奥多

小说推荐《HP生如夏花》震撼来袭,此文是作者“桃妤Wink”的精编之作,故事中的主要人物有蓓雅丝西奥多,小说中具体讲述了:HP生如夏花Life is like summer flowers.穿越×子世代×私设多×前期轻松日常向主角魂穿上帝视角贯穿全文,全员随剧情发展成长型,ooc众多私设如山慎入!!!她居然穿越到了哈利波特里听起来很厉害而且闻所未闻的古老家族?还是更加离谱的0.25:1的中英混血?而且家中还有一个养龙的牧场,真的不会被魔法部抓去阿兹卡班和摄魂怪来一个深情拥吻吗?难道真的有传说中女主光环吗?这是什么奇葩又没用的能力!?生命终有一天如夏花一般灿烂绽放。如果所有的一切都是已知的,你会想要试着改变吗?“拜托啦,我只想救你。”万物归于尘埃,生命在磨难中重生。苏雅好像做了个梦,比以往都要长的梦。声音在虚无的幻境中回荡,夏夜戚戚虫鸣穿过四季抵达光年外的星空。“蓓雅丝……”她总听见有人在叫她的名字。...

来源:fqxs   主角: 蓓雅丝西奥多   更新: 2023-11-08 03:54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小说推荐《HP生如夏花》,现已上架,主角是蓓雅丝西奥多,作者“桃妤Wink”大大创作的一部优秀著作,无错版精彩剧情描述:反倒是不经意间看到西奥多将一块沾着果仁脆片的巧克力放进了嘴里。潘西在德拉科身边不停地窃窃私语,可以看到他的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然后用满脸难以置信的表情盯着蓓雅丝。德拉科觉得这个女孩做的事情着实匪夷所思,即使巫师们基本上不用这个友好手势进行交流,但他听别人提起过它的意思。“……呃,不过话说回来你到底叫...

HP生如夏花第5章 宴会与无故争吵在线免费阅读

“你们怎么能把她吓跑了呢。

蓓雅丝本来不愿意在这里太多逗留,既然见过了德拉科•马尔福本人,离开这个诡异的房间也没什么说不通的。

直到那个高个子深色皮肤的男孩嘴巴里继续以极其轻慢的语气说出了这句类似于挑衅的话,这让蓓雅丝捏紧拳头想冲过去朝他挂着微笑的脸上狠狠地来一拳。

只是今时不同往日,她低头看了看自己胸无二两肉,肩不能挑手不能扛的身体,她忍。

“你这个人说话好讨厌哦。做人要先礼后兵,都说伸手不打笑脸人,蓓雅丝一副淑女做派的样子转过身去,紧接着她将右臂稍长的衣袖往上拉了拉,举起手朝着布雷斯•扎比尼比了个国际友好手势。

她的嘴巴动了动,但没有任何声音,看起来是两个短音节字,只是脸上挂着一副让人看上去觉得诡异的僵硬笑容。

笑容顿时从布雷斯的脸上消散了,他开始反感这个面生的女孩,即使蓓雅丝依旧举着友好的问候手势笑容可掬地望着自己。

布雷斯从靠坐的窗台上站起身来,他朝着蓓雅丝径直走了过去,路过时故作嫌弃地伸出一根手指戳了戳她的胳膊,示意她完全可以放下来了。

“我想你明白我的意思。

“清清楚楚。

蓓雅丝翻了个白眼过后找了个角落的椅子坐了下来,便不再把目光放在布雷斯的身上。反倒是不经意间看到西奥多将一块沾着果仁脆片的巧克力放进了嘴里。

潘西在德拉科身边不停地窃窃私语,可以看到他的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然后用满脸难以置信的表情盯着蓓雅丝。

德拉科觉得这个女孩做的事情着实匪夷所思,即使巫师们基本上不用这个友好手势进行交流,但他听别人提起过它的意思。

“……呃,不过话说回来你到底叫什么?

“蓓雅丝•希尔。

……

突然间房间里的时间像是停顿了一瞬,紧接着德拉科的眉头肉眼可见地舒展开来:“我想我应该知道希尔家,我是德拉科•马尔福。你家是不是有一家养龙的牧场?

“养龙?可是德拉科你要知道在英国养龙是犯法的。

潘西说出的正是蓓雅丝百思不得其解的疑问,私人养龙真的不会被捉到阿兹卡班每天和摄魂怪来一百个亲亲吗?

如此一来,她不知道怎样去接德拉科的话了。

“她当然不清楚为什么希尔家能养龙,因为她从小就寄养在姨妈家里。西奥多或许是在一旁看够了热闹,才不紧不慢地放下了手里冒着淡淡热气的茶杯开了口。

“这当然不是重点,重点是那一座牧场里全是真的龙!德拉科灰色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他神色兴奋地盯着蓓雅丝开始自顾自地喋喋不休。

“希尔小姐,我觉得我们有必要再继续进一步了解一下,我想看看真的巨龙,最好……最好是能有一只属于我自己的!

天知道德拉科此刻有多么地兴奋,他蹭的一下从坐着的沙发上站了起来,虽然看起来不是很明显,但似乎能感觉得到他的脸上泛起了一抹淡淡的红晕。

“虽然……但私人可不能养龙。这一点蓓雅丝清楚得很。

“你可以送我一只龙,然后我把它寄养在你家的牧场,这样就不算什么该死的犯法了!

“最好是一对,这样的话我兴许还能看见龙蛋出生呢。

蓓雅丝又开始犯起了尴尬,现在房间里混乱的局面已经不是她能够控制得了的了,德拉科依旧是兴致不减地一个人自说自话起来,但此刻蓓雅丝注意到一旁那个黑色短发的女孩似乎面色十分不悦地盯着自己。

“……蓓雅丝总觉得的开口说些什么缓和一下气氛。

“够了希尔小姐,没人想听你的一些无聊至极的陈述。

“看看吧,你现在的神态和之前弄脏裙子的时候截然相反。或许你是觉得自己家里养了那些又傻又笨的大怪物让你感觉很自豪?

她的声音尖细,高昂的音调像一条毒蛇嘶嘶地啃咬着蓓雅丝混乱的听觉,她黑色的短发浓密而卷曲,像一根刺荆棘一般狠狠地缠住绷紧。

“当然,或许你们家恰恰是以此为荣,笨重愚蠢的巨大生物。

潘西从来不吝惜于向外界释放自己的糟脾气,做一棵烂泥上荆棘丛中的娇艳红玫,热烈又张扬一向是她的做派,她此刻心底对于蓓雅丝的厌恶无疑已经到达了顶峰。

“潘西,你在干什么?难道我家的宴会不够有趣,你还需要去用骂人这种方法来找点乐子吗?德拉科停止了刚才脑中的一切幻想,他好像突然间累了一样重重地坐在了沙发上,翘起二郎腿看着身旁牙尖嘴利的女孩。

“你不该这么猜我德拉科。

“我明白潘西,但是希尔是我们刚刚认识的……

潘西没有耐心等德拉科把话说完:“刚刚认识的什么?朋友吗?不错,希尔小姐真是一位令人羡慕的‘交际花’呢。

往往在所有事情越来越糟时,都不会缺少看热闹的同时不忘起哄的人,在一旁安静了一小会的布雷斯故意吹了个长长的口哨,又长又响。

在潘西一顿咄咄逼人的言语炸弹轰炸过后,蓓雅丝才反应过来,这个女孩大概就是原著中的潘西•帕金森,霍格沃茨七年都陪在德拉科•马尔福身边,一位浑身充斥着典型的斯莱特林特质的人。

潘西•帕金森单纯看不惯蓓雅丝,除此之外没有别的。

“帕金森小姐,我想一只狺狺狂吠的‘疯狗’必然是进不了马尔福庄园的大门的,这个你明白的吧?

“再者换一种说法,嘴巴太脏的人,最终的下场就是嘴巴会变得稀巴烂,当然了这样它就涂不了限量版唇膏了。

蓓雅丝丝毫没有觉得言语上的反击让她感觉到任何痛快,她只觉得有些口干舌燥,这种匪夷所思的事情实在是让人百思不得其解。

潘西•帕金森为什么要骂她?

“想不到希尔小姐真是牙尖嘴利,只不过……

房门吱呀一声被打开了,推门进来的是面带微笑的纳西莎•马尔福。

“孩子们,你们在聊一些什么?我刚刚在门外听见有些吵。

“他们在吵架。布雷斯声音很小,像是在自言自语,说完他便自顾自地走出了房间。

布雷斯可不想待在这么复杂的地方,有时候他还挺佩服西奥多的,有些事不关己的事情可以完完全全置身事外丝毫不受打扰。

“妈妈,这里一切都很好。首先说话的是德拉科。

“没什么马尔福夫人,我们在聊霍格沃茨。

潘西也不再多说什么,只是板着一张脸,眼神时不时看向蓓雅丝那边。当纳西莎的眼神顺着潘西看过去落在蓓雅丝身上时,两人也只是相视一笑。

“该出房间了孩子们,舞会快开始了。

纳西莎再一次拉开了被布雷斯顺手关上的房间门,“相处的如何德拉科?你和蓓雅丝。

“当然了,很不错。

所有人都去了大厅,房间里瞬间安静下来了,蓓雅丝是最后一个走出去的人,她发誓现在并不想去什么舞会,她只想找一个没有人的地方一个人待会。

纳西莎将几个人带到了宴会大厅。

大厅中被精心布置得流光溢彩,古典的欧式建筑让气氛变得更加微妙起来,墙壁的四周悬挂着深绿色的坠感帘幔,下层是纯白的珍珠串成的长珠链,隐约可见细碎的镜片镶嵌其中,窗户透进来的日光被向着四周反射过去。

“喝饮料吗?

站在大厅一角的潘西依旧紧紧皱着眉头,德拉科在餐台上拿着两杯清冽的葡萄果汁朝她走了过去。

“当然,谢谢你德拉科。

“我觉得你没有必要为了一个刚刚认识的人像刚才那样。德拉科话刚刚说出口,潘西刚刚才稍微冷静下来的情绪又开始逐渐被点燃了起来。

“你就是来说这些的吗德拉科?

“听我说潘西,我并没有怪你的意思。我应该至少摆出一些主人的姿态来缓和宾客之间的气氛,毕竟这是在我家。

潘西其实也明白,自己的德拉科从小就认识,他没有必要帮一个刚刚认识不到半小时的人讲话,这是她能想到的最好的一个原因了,没有人比得上他们之间的感情。

“我明白德拉科,我当然不是故意让你难堪,你也明白人有些时候是控制不住突如其来的怒火的。潘西将手中的甜葡萄汁喝了一大口,清甜柔和的味道缓缓在口腔中散开。

蓓雅丝此刻并没有什么闲情逸致去品尝甜葡萄汁,她逃命似的下了楼梯,总算找到了一个清净无人的后院。

“终于可以喘口气了……她坐在秋千上开始漫无目的的自言自语起来,果然在任何地方还是自己一个人来的自在。

“怎么?被帕金森说的哑口无言了?熟悉的声音,熟悉的语气,完全不受控制的又一次钻入到蓓雅丝刚刚清净下来的耳朵里。

“为什么你在这?

“我一直都在这,你没看到而已。

“你叫什么来着?

“布雷斯•扎比尼。

蓓雅丝只是轻轻哦了一声,这个名字在她脑海中实在是没有什么特别的印象。

“领教到潘西•帕金森的厉害了吧?

“说实话,你别用这种语气和我说话,我不想吵架了。蓓雅丝无法习惯布雷斯总是那种七分漫不经心夹杂着三分阴阳怪气的语气和自己说话,从今天进到那个房间起,她就觉得这里的小孩简直个个天赋异禀。

指的是折磨人方面。我可不像你们女孩子一样热衷于吵架。

“谁会热衷这种事?不知是不是错觉,蓓雅丝觉得布雷斯的语气突然正常了,但仅仅也只是一小会而已。

“别想那么多,就当我关心你。这下子十分阴阳怪气拉满了。

“你那嘲讽的语气,和你那嘲讽到抽筋的表情是怎么回事?

布雷斯望着突然变得笑眯眯的蓓雅丝,他在一瞬间萌生出了想打人的冲动。

“……

“这 是 微 笑。

“绅 士 的 微 笑。

小说《HP生如夏花》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